咨询热线: 0571-88325929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银行动态 > 广州农商行将终结多年的IPO之路 上市步伐加快

广州农商行将终结多年的IPO之路 上市步伐加快

作者:未知发布时间:2017-01-11频道栏目:银行动态

  自2009年成立之时就提出上市的广州农村商业银行,IPO之路终于接近终点。
  1月4日,广州农商行在港交所发布其IPO文件,中金、招商证券、建银国际、农银国际为联席保障人。这也意味着广州农商行多年的IPO之旅,终于接近完成。
  广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2013年的不良率为0.9%,2014年为1.54%,2015年则是1.80%,2016年前三季度达到1.79%,高于同期国内商业银行1.76%的不良贷款率均值。尤其是涉农贷款,截至2016年三季度,该行涉农贷款不良率为2.77%,高于该行整体不良率。
  除了广州农商行之外,总部位于广州的其余两间银行—广发银行以及广州银行上市步伐也在加快。广州银行近期计划增资扩股,广州金控同步转让所持广州银行股份。
  “广州银行的问题在于国有股权比例过高,股权过于集中,不符合上市的要求,之前已经有过多次优化股权结构的尝试,但都失败了。”接近广州银行高层的银行业人士表示,这次优化是为上市铺路。
  中国人寿接手花旗持有的广发银行股份之后,上市步伐也加快。广发银行相关负责人此前称,股东方将支持广发银行拓宽融资途径(包括但不限于其在资本市场的上市计划),建立长效的资本补充机制,全方面提升融资能力。
  多年上市路
  资料显示,广州农商行于2009年底由原来的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而来。
  在成立之初,广州农商行便已透露出上市意愿。当时的管理层更倾向于在A股上市,不过“囿于股东人数等监管要求,若在国内排队上市时间太长,也考虑去H股先上市再回归。总的来说,哪个快就先上哪个”。
  2012年年报显示,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开展上市前期准备工作的议案。尽管如此,后续该行的上市计划却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
  2014年初,参股广州农商行的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表示,该行财务指标均已符合上市要求,关键是选择上市的时机,“但上市还未有时间表”。在2016年3月25日召开的广州市普惠金融工作总结推进会上,《广州市推进农村普惠金融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6-2018)》(送审稿)提出,支持广州农商银行开展上市工作,支持广州现有7家村镇银行增资扩股、稳健发展,支持设立村镇银行管理公司等工作。
  在广州农商行2015年年报中,特意披露了上市计划:“按照计划与实施路线图继续推进新资本协议项目,并密切跟踪本行及投资机构资本充足情况,研究制定审慎的资本补充方案,积极推进上市工作,建立资本长效补充机制。”
  广州农商行监事会2016年的重点工作中也提到,做好本行上市准备的各项监督工作。广州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彼时回复称:“如年报披露,我行在积极推进上市准备工作。”
  这一等就是大半年。2016年12月28日,广东省银监局官网发布了《关于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在境外公开募集股份和上市交易股份的批复》,原则同意广州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股票,发行规模不超过31.26亿股。
  截至2016年9月30日,广州农商银行的总股本是81.53亿股,31.26亿股的IPO发行规模约占其发行后总股本的27.7%。对于本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广东省银监局在批复中表示,扣除发行费用后,应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资本金。
  广州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前十名股东持股占比合计为31.25%,前十名股东持股比例均不超过5%。其中,第一大股东为是广州市政府整合市属金融产业的平台—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91%;第二大股东为广州珠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53%;第三大股东为广州万力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29%。
  资产质量存忧
  近年来,广州农商行资产规模成长较为迅速。该行总资产由2013年底的3795亿元增长到2015年底的5828亿元,其间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3.9%。
  与资产规模相比,该行业绩增速稍显缓慢。2013-2015年期间,该行收益分别为121.4亿元、138.6亿元及162.1亿元,其间复合年增长率为15.5%;净利润分别为49.46亿元、54.8亿元及50.0亿元。由于2015财年该行计提了高达40亿元的资产减值,该年度其净利润出现负增长。
  在业务构成方面,广州农商行零售银行业务超过公司银行业务。截至2016年9月末,该行零售银行、公司银行收入分别占41.7%、 40.4%。其个人贷款业务中按揭贷款比重较大,2014年、2015年和2016年9月末的按揭贷款占个人贷款比例分别为40.8%、27.0%、 39.8%。
  资产质量指标方面,广州农商行的不良率连年攀升。据其IPO申请文件显示,该行对若干行业和借款人的贷款集中度较高,特别是为制造业、房地产业和批发零售业等提供的贷款分别占贷款的69.6%、71%和69.5%。
  该行不良公司贷款大部分来自批发零售行业以及制造业,前三季度占比为77.7%。小微企业占比高,对经济增长放缓较为敏感。
  招股说明书显示,三农银行业务是该行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三季度,涉农贷款占该行贷款总额的11.2%,因此,该行面临三农银行业务固有的风险,例如生产效率低、易受自然灾害影响,生产周期长以及缺乏应对灾害事件的保险制度,均对涉农贷款客户的业务以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截至2016年三季度,该行过剩行业贷款余额占该行贷款总额的0.4%,不良率为1.33%;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占该行贷款总额的2.2%,不良率为零;房地产行业贷款余额占比为8.9%,不良率0.85%。
  穗银行上市进程加快
  除了广州农商行之外,总部位于广州的广发银行以及广州银行上市步伐也在加快。
  近日,广州银行官网发布的股权结构优化招标公告称,为优化广州银行股权结构,充实资本金,广州银行、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金控”) 联合启动广州银行股权结构优化项目,即广州银行增资扩股,广州金控同步转让所持广州银行股份。根据增资扩股和股份转让工作需要,广州银行、广州金控拟就该事项联合选聘具有相关资质的资产评估机构提供相关资产评估服务。
  “股权过于集中一直是制约广州银行上市的一大难题,至今仍未解决,这一次股权转让是为上市铺路。”接近广州银行高层人士说。截至2015年年底,广州银行的股权高度集中于广州市政府手中,占股比例高达90%以上。
  “政府持股太多了,上市公司如果一股独大,公司属于治理结构不合理,正常来说要上市股权应该相对分散,此前一直有作出优化股权的相关尝试,但是挂过几次牌都流标。”上述高层人士说。
  实际上,广州银行的引资之路磕磕绊绊,广州金控的股权转让并不是第一次尝试。早在2010年底,广州银行19.9%的股权在重庆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随后法国大众储蓄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台湾富邦金控分别进驻该行作尽职调查。
  2011年,加拿大丰业银行以46.47亿元的价格高调摘牌,每股作价2.8元。历时一年的引进外资战略投资者计划貌似会画上句点。但最终于2013年7月中旬,加拿大丰业银行公告宣布收回股权的要约,放弃收购广州银行股权的计划。
  2014年9月份,广州金控挂牌转让广州银行11.66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14.045%。对于这笔股权的接收方,外界一直不得而知。直到广州银行近日披露的2014年年报,神秘的接收方才出炉。
  根据年报,广州金骏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广州万力集团有限公司和广州电气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提交受让意向申请,申请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两度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的广州银行股份,分别认购8.3亿股、1.68亿股、1.68亿股。
  受让方中的金骏投资、万力集团均由广州市政府直接或间接全资持股,广州电气装备则为广州国资名下的全资公司。这也意味着,14.045%的股权性质依然为国有法人股,多元化失败。
  广发银行的IPO也在提速。在与花旗的10年婚姻中,广发银行曾多次启动IPO计划,但均未成功。“特别是IPO,几经努力,使出洪荒之力,也未达成。”前广发银行董事长董建岳在离职信中也十分遗憾。此前,就有不愿具名的广发银行中层表示,广发银行IPO计划搁浅与股权架构有一定的关系。
  中国人寿全面主政后,广发银行的上市步伐可能加快。
来源: 时代周报
附件下载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