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571-56686778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法律法规 > 处置实务案例剖析:条件未成就时抵押担保关系能否解除

处置实务案例剖析:条件未成就时抵押担保关系能否解除

作者:未知发布时间:2017-01-06频道栏目:法律法规

        一、案例背景
        1991年6月19日至1996年4月13日,牡丹江电视机六厂(以下简称电视机六厂 )与中国工商银行牡丹江市支行(以下简称牡丹江工行)签订19份借款合同,共计贷款人民币1533万元。牡丹江电视机厂(以下简称电视机厂)于1994年4月17日和1995年5月22日分别为电视机六厂上述贷款中的两笔款项共计800万元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1992年12月28日,牡丹江电站压轴机总厂(以下简称压轴机总厂)为电视机六厂上述贷款中的50万元借款提供了担保。
        1997年9月16日,电视机六厂与日本大阪高压泵株式会社等三家企业合资成立牡丹江欧迪夕焊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迪夕公司)。同年10月10日,电视机六厂与牡丹江工行信贷经营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为了支持电视机六厂的合作活动,牡丹江工行同意将电视机六厂抵押的价值人民币632万元的固定资产参与合资,但前提是电视机六厂必须将632万元的股权质押给牡丹江工行;为了保证牡丹江工行的权利,电视机六厂保证这部分抵押的资产所形成的合作股本,在合作企业股本分红时,股本分红的70%及合资企业税金的返还部分,优先偿付电视机六厂所欠牡丹江工行的贷款和利息;原抵押固定资产中未参与合资的固定资产抵押继续有效;参与合资的固定资产在股权质押后方可办理财产转移手续。
        1998年4月27日,牡丹江市电子工业局致函牡丹江工行,同意电视机六厂将其在欧迪夕公司中价值人民币632万元的股权质押给牡丹江工行。同日,电视机六厂向牡丹江工行递交申请报告,申请将其在欧迪夕公司中价值人民币632万元的股权质押给牡丹江工行。该质押未办理登记手续。
2000年6月,牡丹江工行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哈尔滨办事处(以下简称华融公司)、电视机六厂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其对电视机六厂的全部债权一次性转移给华融公司。截至2003年3月20日,电视机六厂共欠华融公司本金1533万元及利息1565万元,合计3098万元。
        2003年4月14日,华融公司诉至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黑龙江高院),请求判令电视机六厂偿还上述贷款本金及利息;欧迪夕公司在接收的已为华融公司设定抵押的财产及其利息的范围内承担偿还责任;电视机厂承担1600万元及其利息的连带保证责任;压轴机总厂承担50万元及其利息的连带保证责任。
        二、本案焦点
        本案焦点问题主要为:牡丹江工行与电视机六厂协议解除抵押关系是否应建立在电视机六厂在欧迪夕公司的股权质押依法成立并生效的前提下?
        三、法院判决
        (一)一审判决
        黑龙江高院以(2003)黑高商初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一审判决如下:第一,电视机六厂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华融公司欠款本金1533万元及相应利息;第二,电视机厂和压轴机总厂分别承担800万元和50万元贷款本息的连带偿还责任;第三,驳回华融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主要判决理由如下:
        1、关于华融公司与电视机六厂间债权债务的确认问题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电视机六厂欠款事实清楚,应予偿还。
        2、关于电视机厂与压轴机总厂的担保责任问题
        压轴机总厂和电视机厂分别于1992年12月28日、1994年4月17日和1995年5月22日为电视机六厂50万元和两个400万元借款提供了不可撤销担保,故应分别在50万元和800万元范围内对电视机六厂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华融公司另主张电视机厂承担其1994年8月2日为牡丹江工行207字第004号借款合同项下的800万元贷款承担担保责任的诉讼请求,因该笔贷款未包括在牡丹江工行与华融公司和电视机六厂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所确定的转让债权范围之内,故黑龙江高院不予支持。
        3、关于欧迪夕公司是否应在抵押财产及利息的范围内承担偿还责任的问题
        电视机六厂与牡丹江工行签订的协议书中,牡丹江工行同意电视机六厂将其抵押的价值人民币632万元的固定资产投入合资公司,前提是电视机六厂将合资后其在合资公司中的相应股权质押给牡丹江工行,并约定原抵押资产中未参与合资的固定资产抵押继续有效,即参与合资的固定资产抵押无效。双方虽约定参与合资的固定资产经合法手续进入合资公司后方能形成股权,亦方能办理股权质押。签订此协议是牡丹江工行对合资活动的支持,亦是电视机六厂对牡丹江工行放弃价值632万元固定资产抵押权后权益的保证,是对原抵押方式变更的约定。合资公司的成立,说明牡丹江工行履行了协议书中的义务,且直至华融公司起诉,无证据证明其在这部分资产进入合资公司后向欧迪夕公司提出任何异议。1998年4月10日,电视机六厂向其申请将在合资公司的632万元股权进行质押,应认定是电视机六厂继续履行协议书中约定义务的意思表示。未实际办理质押应视为牡丹江工行对质押权的放弃。因此,华融公司关于由欧迪夕公司在抵押财产及利息范围内承担偿还责任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华融公司不服黑龙江高院上述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改判欧迪夕公司在其接收的已为华融公司设定抵押的财产及其利息范围内承担偿还责任。
        (二)二审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以(2003)民二终字第196号民事判决书作出二审判决如下:第一,维持(2003)黑高商初字第2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二项;第二,变更上述判决主文第三项为:驳回华融公司关于要求欧迪夕公司对电视机六厂的债务在其接受的已为其设定抵押的财产及其利息范围内承担偿还责任的诉讼请求。
        主要判决如下:
        1、关于抵押担保关系是否已经解除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1997年10月10日牡丹江工行在与电视机六厂签订的协议书中明确表示,未了支持电视机六厂的合作活动,其同意将电视机六厂已设定抵押的价值人民币632万元的固定资产参与合资,但大前提是电视机六厂必须将632万元的股权质押给牡丹江工行。从双方当事人上述约定内容看,其协议解除抵押关系是建立在质押依法成立并生效的前提之下的。因该协议签订后牡丹江工行和电视机六厂始终未办理股权质押手续,根据《担保法》第78条关于以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出质的,质押合同自股份出质记载于股东名册之日起生效的规定,双方之间的质押法律并未生效,故牡丹江工行与电视机六厂之间原形成的抵押担保法律关系因双方约定的前提条件未成就而并未解除。故华融公司在牡丹江工行与电视机六厂设定的抵押担保关系依法成立并生效的前提下,依然有权对抵押物行使抵押权。黑龙江高院一审认定双方通过签订协议书已实际解除了原已设定的抵押法律关系,没有事实依据,应予纠正。
        2、关于欧迪夕公司是否应在抵押财产及利息范围内承担偿还责任的问题
        根据《担保法》第33条的规定,抵押权的行使是指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以债务人或者第三人用以抵押的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抵押财产的价款优先于债务人或者第三人的其他债权人受偿。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7条的规定,“抵押权存续期间,抵押权人转让抵押物未通知抵押权人或未告知受让人,如果抵押物已经登记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可以代替债务人清偿其全部债务,使抵押权消灭。受让人清偿债务后可以向抵押人追偿”,即使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抵押权人行使权利时也只是依据其对抵押财产享有的物权,要求受让人代债务人以该抵押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的价款来受偿,而不是由受让人在受让抵押财产金额及其利息范围内直接承担偿还责任。这是由物权担保的法律属性决定的。
        鉴于本案华融公司诉讼请求系要求欧迪夕公司在其接受的已为原告设定抵押权的财产及其利息范围内向其承担偿还责任,并在二审庭审中明确表示其诉讼请求不是要求欧迪夕公司以电视机六厂出资的抵押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的相应价款来代为偿还电视机六厂的债务,而是要求欧迪夕公司在抵押财产值及其利息范围内向华润公司承担偿还责任,因其诉请非为抵押权行使的内容,且现无证据证明华融公司与欧迪夕公司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债权债务关系,故最高人民法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华融公司在本案中对电视机六厂和欧迪夕公司均未明确提出行使抵押权的诉讼请求,故本案对抵押担保的基本事实和电视机六厂、欧迪夕公司是否应以抵押物承担偿还债务的责任等有关问题,最高人民法院不予审查。
        四、案例评析
        牡丹江工行与电视机六厂协议解除抵押关系是否应建立在电视机六厂在欧迪夕公司的股权质押依法成立并生效的前提下?如在质押未成立生效时,抵押关系未解除,则不满足新公司设立时出资资产的独立性,但利于保护抵押权人即债权人的利益。相反,如在质押未成立生效时,抵押关系已解除,则可以满足新公司设立时出资资产的独立性要求,但不利于保护抵押权人即债权人的利益。
        五、本案价值
        本案价值在于,法院在“公司设立时出资财产形式要件的完整性”与“对债权人的实质保护”中,更倾向于保护后者的利益,而对出资财产形式要件的完整性不加以苛求。
来源:摘自《金融不良资产管理处置典型案例解析》

附件下载
分享按钮